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灵子心 > 详细内容

灵子心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心灵≈的约定  阅读:121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nzuk.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灵子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应该是这里了吧。”我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走到门口,走廊里静得连一根针掉下来的声音都显得无比的清晰。

  “该不会在开门之后,一只僵尸迎面扑来……”正想着,一只冰冷的手搭到了我的肩膀上,并听到沙哑的一声:“救我……”我内心压抑许久的恐惧如同洪水冲破堤坝一般,一发不可收拾。心跳不由加快了好几倍,肾上腺激素飙升。不经大叫出来:“僵尸啊!!!”

  我的好闺蜜刘玲在我身后笑的直不起腰来,捂着肚子说:“僵尸,你恐怖片看多了吧。哈哈哈哈,肚子好痛……”她扶着墙站着,“虽然说这个学校有很多诡异的传言,但那也只是传言,你的反应也太激烈了吧,搞得好像要被吃了一样。核反应都没你那么激烈呢,又不是真的。”她望着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我,眼神中带着一丝强者的骄傲和对弱者的怜悯。

  我眼泪汪汪地从墙角里挪出来小声说:“你这么欺负人家,人家以后再也不和你好了。”脸上又滑过了一道泪痕,将我变的十分的可怜。

  “好了好了,我补偿你还不行吗?”我估计她看我太可怜所以才这么说。

  我一点一点从墙角里挪出来说:“你怎么补偿我?”她很豪气地将手一挥,攥着三张红色毛爷爷说:“走,到对面夏日里去吃冰激凌吧。来晚了就没咯。”同时将毛爷爷在我面前扬了扬,有来展现她土豪的气质。接着转身离去。

  一听见可以蹭到一碗冰激凌,心中的不快和恐惧一扫空。立刻冲上去和她说:“不许骗我,我先去放包包。”

  她无奈地扬了扬手说:“晓晓,你怎么还和小朋友一样。果然心理与年龄不成比例啊。”她的语气中带着一种奇怪的感觉,使我感觉听起来很不舒服。但我的心已经被冰激凌所占满了,一点也没有将她的话听到心里去。而是哼着小曲,对刘玲伸出小指说:“拉勾,不许反悔。”她叹了一口气,略微弯下腰,勾住我的小指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骗人是小狗.”

  我们刚刚松开手指,我立刻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了宿舍门口。但却在路上与一个学长撞到了一起,强烈的疼痛使我不由的叫了出来。叫声立刻传遍了整一栋宿舍楼。

  他用一只手揉着撞疼的膝盖,用另外一只手来拉我:“小妹妹,你没事吧。”并用一种极其温柔的眼神望着我,使我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晕。我放下捂着头的手,泪眼朦胧地望着他。因为被泪水模糊了双眼,使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我清却感受到了他眼神的温柔。

  “晓晓,你没事吧?”刘玲从楼道里冲到我们俩中间,一看到那个学长变便说:“杨学长,你怎么在这里?这里可是女生宿舍啊!”语气中充满了疑惑与不解,似乎看出了什么秘密。但是他没有说出来,而是向我使了一个眼色。

  “刘玲,她是你的妹妹吗?”杨学长问道。刘玲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好,犹豫了一阵后说:“杨学长,你先过来一下。”刘玲将他拉到角落里,与他私聊了几句。

  “原来是这样啊。”他才恍然大悟一般说。“对不起啊,因为你长得太小了,所以才……”他很不好意思的走过来说。

  “毅鑫。”一声清脆的女声打断了我们之间的谈话。

  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的女生从昏暗的楼梯道中走了出来,那白色给人一种即美丽又阴森的感觉。黄昏无力地洒在了她的身上,又被她那白色的长裙反射回了那落日的幻像,没有给它一点留恋,只有无限的悲哀和凄凉。

  杨学长一看见她,一下子脸红了小声说:“白莲,你怎么来了?”我清晰的听到了他心跳加快的声音。我小声对刘玲说:“看来他们之间有关系。”刘玲微笑着对我点了点头,直到杨学长以一种极富杀气的眼神向我们扫来。

  白莲走到我们旁边,全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过了许久才幽幽地吐出一句:“你们要是有事那么我先走了。”说完,便像刚刚来一样,悄无声息的消失在昏暗的楼道当中。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摸出了钥匙,打开了门。看了一眼着布满灰尘的宿舍,找了一张稍微干净一点的床,将背包和行李箱往床上一丢,打开了背包对杨学长说:“学长,和我们一起去吃碗冰激凌吧。”同时将背包里的一本红色的本子抽了出来,递给杨学长。

  红色的封皮在被窗户透进来的余晖给照的更加的火红,给人以一种燃烧的感觉。

  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他已经理解了我的意思摸了摸我的头说:“不要叫我学长,都把我叫老了。还是叫我的名字‘杨毅鑫’好了。”同时接过了我递给他的那本红色的本子,对我笑了笑。眼神里充满了温柔,给我极大的安全感,并且脸不知何时红了。大脑中一片混乱,不知应该怎么回答他。

  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脑子一断路说:“杨学长应该喜欢白莲学姐吧。”虽然是不经意间问的这一句话,但给他切实造成了极大地打击。他的手一抖,满脸的惊慌说:“哪有,我只是……”他话说到一半,突然转移话题说:“再不去就来不及了,先快去吧。我也和你们一起去好了。”“对哦!”我突然大叫一声,拉起刘玲奔向学校对面。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1 鄙视一下(0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