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鬼见欢 > 详细内容

鬼见欢

分享到:
关闭
作者:还在想她就离开  阅读:203 次  点赞:3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nzuk.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鬼见欢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她说“你看见他了吗?如果你看见他了,就请告诉他,我,在找他。”

  有没有人遇到过这类情况,夜里步行在大街上时,身旁掠过一张从公交飘下来的扑克方块8,鲜红的8悄然落地,孤寂的紧贴着粗糙不堪的水泥地面,被人遗忘在遥远的身后。

  鲜少有人会遇到,亦或说,即使遇上了也不曾注意到,任那方块8深深嵌入地里,化成了一抹鲜红。直至被风干成了黑色的痂。

  无法愈合的伤口。

  陆明是L大的学生,今天是除夕夜,这是他来到这座城的第二年,也是他再也无法感受到合家团圆的第二年。

  随着倒计时的结束,礼花相继绽放,一朵胜过一朵,绚丽多彩,将黑夜照得亮如白昼。十二点的钟声一过,广场上众人欢呼雀跃,个个如沐春风,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陆明站在广场上仰面望着硕大的哥特式礼钟,像是在说给谁听“是啊,又一年了。”提着酒瓶,踉踉跄跄地晃出人群。已是初春,却仍旧寒气袭人,他微微颤了一下,扯了扯身上的墨色风衣,紧紧裹着自己。

  烟花灿烂,炮如雷鸣。

  天幕下星河将光没入了黑暗,绚烂的夜空后是一望无际的寂寥。

  除夕夜,家家户户灯火通明。和亲人好友看新春晚会,喝酒猜拳,磕瓜子聊天……守岁,只要有家人陪伴,怎么过都好,哪怕只是两个人相互依偎守到天明。然而,于陆明来说,这些幸福都是奢侈的,遥不可及的。

  入夜,街上仍有三三两两的行人,这些注定不眠的人啊。

  陆明孑身一人,耷拉着脑袋,漫无目的的走着。本是市内数一数二L大的大二学生,本来靠着仅存的意志,行尸走肉般的存在这所大学里。却莫名的被推去参加市内论文大赛,又莫名的被指责涉嫌作弊剽窃被校方给以处分,开除学籍。在众多的指责的身影中,他看到了平日的好友同学都默不作声,也许,这群人当中,根本没有人真正拿他当朋友。

  陆明没有为自己作任何申辩,任学校处分。当他提着行李箱走出L大的校门时,已是深冬,鹅毛大雪下得正欢,似乎要将其淹没在整片整片的灰白中。

  陆明扔了空酒瓶,瘫坐在昏暗的路灯旁,街上行人随着夜深渐行渐少。连几个小时前顾客爆满的小吃店,也已冷清,小店老板伸手打了个哈欠,接着在柜台上继续打盹。

  两年前……

  陆明高考结束这一天,陆爸陆妈说要为他庆祝,便带着他和长他两岁的陆恒去郊外的‘源大山庄’开筵席。一家人玩得很晚,陆爸第二天还要上班,陆明就很懂事的劝陆爸回家。不料回家路上,雷电交加,下起了倾盆大雨。由于担心夜路大雨行驶不安全,陆爸将车停靠在一边 ,决定等雨小些再走。

  陆妈在车里唱起了老掉牙的情歌,在湿冷的环境里腾升起丝丝缕缕的暖意。陆恒和陆爸在说着什么。陆明惬意的享受着属于自己的幸福时光。当他打开车窗想看看雨是否停了时,呼啸而过一辆公交,雨势仍很大,隐约看到从车上飘将下来什么东西。还没仔细看清,陆爸说,再等下去也不是办法,车便在大雨中缓缓行驶开来。

  雷雨交加的夜晚,如果留下来便没事,如果不去庆祝就没事,如果死的只是我……如果……“可惜没有如果……呜呜……”陆明崩溃的大声嚎哭起来,吓得小店老板从梦中惊醒过来,迷茫的双眼打量着不远处的人,赶紧关上店门。

  昏暗的灯光将那一抹孤寂的影子拉抻得又细又长,那般诡异。灯下的陆明流干了泪,摇摇晃晃站起身来,低头间无意瞥见地上一张方块8。

  鬼使神差的弯腰伸手去拾起,把玩在手里,摇摇晃晃走了几步,便倒下不省人事了。

  两年前的雨夜,陆家四口在断桥路口撞上了一两大卡车,第二天警方才赶到现场,卡车司机和陆爸陆妈抢救无效,当天被宣布死亡。而陆明和陆恒则住进了重病房,事发现场明显是卡车司机在路口加速行驶侧滑相撞造成的。巡查的警方还在事发现场发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方块8。

  后来陆明伤口愈合出院,而陆恒在陆明出院后的第八天突然失去心跳。医生抢救无效后确认死亡。

  当陆明看着陆恒失去血色的冰冷面容时,似乎还能看到陆恒对着他笑,对着他说“别怕,哥哥在,哥哥保护你。”

  陆明成了孤儿,周边的亲戚朋友都说他克死了他自己的家人,说这人晦气,说离他远一些。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3 鄙视一下(1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