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弃婴泪 > 详细内容

弃婴泪

分享到:
关闭
作者:龙腾≈天边  阅读:100 次  点赞:13 次  鄙视:6 次  收藏:0 次  由 www.nzuk.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弃婴泪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我没有名字,也不知道我哪天生日,就连爸妈是谁,我都一无所知。

  因为我是一名弃婴。

  爷爷从街旁捡到我的时候,我已经脸色青紫,气息奄奄。

  尽管如此,爷爷还是如获至宝似的把我抱回了家。

  爷爷是城郊的老光棍,一辈子没娶过女人。

  那时候爷爷养的一条母狗刚好下了一窝狗崽,爷爷逼得没办法,竟然尝试着让我吮吸狗奶,于是我便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母狗阿黄的“女儿”。

  后来,爷爷说,那段时间害得他买了好多肉和骨头给阿黄吃,自己差一点都吃不上饭了。

  “喝狗奶长大的,就叫狗妮吧,名字取贱点,命硬”,爷爷说。

  打小,我就跟着爷爷四处捡垃圾。

  回到家,我的工作就是给垃圾分类——废纸放在一块,塑料瓶放在一块,易拉罐放在一块,废金属放在一块……

  我们住的那个地方或许不能够叫房子,它只是一个风雨飘摇的窝棚。

  每年的六月初六,爷爷都会准时给我买一身新衣裳,做一碗长寿面,因为那是爷爷捡到我的日子。

  阿黄既是我的奶妈,也是我儿时的玩伴。

  闲暇之余,我常常把爷爷教我的故事讲给阿黄听,阿黄瞪着圆滚滚的大眼睛盯着我,耳朵竖得笔直笔直的,还时不时地摇几下尾巴,就像能听懂一般。

  在我十一岁那一年,一场大病从我和阿黄身边带走了爷爷,爷爷满怀着不舍离开了我们。

  我伏在爷爷那渐渐变凉的身体上嚎啕大哭,我忘了向爷爷问自己的身世,我想找爸妈,哪怕能问到一丁点线索。

  乡邻和亲友们东捐西凑,把爷爷埋葬在一个荒草坡上,那里离家不远。

  没有哀乐,没有花圈,没有墓碑,什么都没有,一座孤零零的坟。

  爷爷下葬后,阿黄趴在爷爷的坟头上泪眼汪汪的,不吃也不喝。

  好几次我生拖硬拽地把阿黄拉回了家,可是一转眼,它又跑过去陪爷爷了。

  就这样,一天,两天,三天……一周,不管刮风下雨,它就一直趴在那里,粒米未进,瘦得已经不成样,就剩一张皮。

  我抱着阿黄,坐在爷爷的坟头上放声大哭,哭声引来了德福大伯。

  “妮子,爷爷不在了,以后就跟着大伯过吧……只要大伯的锅里有一口,妮子就能吃上一口,大伯的柜里有一尺,妮子就能穿上一尺……”

  我咬咬嘴唇,默默地摇头拒绝了。

  我虽然拒绝了,但从德福大伯的那双泪眼里,我看到了爷爷对我的爱还在一直延续……

  大伯帮我把阿黄抱回了家,又找了一些爷爷以前穿过的旧衣服放在狗窝旁,阿黄闻着前主人的气味,终于慢慢的肯进食了。

  渐渐地,阿黄适应了这种没有爷爷的日子。

  只有我还是不能够接受爷爷离开的现实,每天一个人默默地流眼泪……

  我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了两年。

  城市发展得好快,一座座高楼大厦雨后春笋般的破土而出,城区很快就延伸到我们郊区来了。有一天我接到通知,我们住的地方被划入了政府征地的范围。

  有几位房地产商开着豪车,带着一帮人过来测量土地。

  那些老板一个个肥头大耳的,其中不乏有眼熟的面孔。

  我打心眼里恨这些人,因为爷爷带我去工地上捡破烂时被他们驱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刻骨铭心。

  有一天,一向温驯的阿黄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就在外边闯了祸,咬伤了一位房地产老板。

  一群人在后面挥舞着木棍气势汹汹地死命追赶,阿黄夹着尾巴落荒而逃。阿黄逃进窝棚后,再无退路,转眼间躺倒在乱棍之下。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13 鄙视一下(6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