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独居动物 > 详细内容

独居动物

分享到:
关闭
作者:什么长发及腰不如短发凉快  阅读:212 次  点赞:1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www.nzuk.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独居动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他在卧室的白墙上挂上颜回的画像。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他默背孔子的言论,以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床上,感觉自己是被几笔简单的线条描绘出的黑白简笔画。

  头是一个正宗的圆。眼睛只是两个小黑点,鼻子是一个大点的黑点。嘴巴是一条黑色的细线。永远的面无表情。

  房间四周是一片诡秘的纯白。他微闭眼眸,发觉所有的纯白似乎都在向他靠拢。像一场无声的雪崩,滚滚而来。他看着颜回的画像,渐渐入睡。

  头顶的吊灯恍恍惚惚,摇摇欲坠。

  眼前是一片纯白。似乎是一场雪崩,他被埋在了雪下。耳边依稀传来人们的嘈杂声,看来是姗姗来迟的救援人员正忙不迭的搜寻幸存者的踪迹。

  他发觉有人踩在了他的头顶上。他艰难的活动身体,却没发出任何响声。他清楚的听见不知是何种仪器发出的滴滴声。

  “……没有生命迹象。”上面的人说。语气无奈感伤。

  滴滴声渐行渐远。

  他很快溃烂。浓稠的血从身体四处渗出来,点缀白雪,成为纯白中的一点殷红。这是一幅残酷的画卷。

  醒来的时候,已是黄昏时分。人生就是一场噩梦。他躺在床上假寐,辗转反侧。教堂的钟声敲了第六下的时候,他走出别墅,从水井中抽出一篮水浇花。花儿正开放得妖艳。他望向天空,残阳如血,云似火烧。

  已经很久没和人打交道了。他边浇花边想。除了前几天卖给他这栋别墅的房东。房东见到他时总是满脸堆笑。手续办得出奇的快,价钱低廉得简直就是白送。

  流言蜚语他也听过许多,说这栋别墅是凶宅,以前死过人。

  但他并不在乎这些。能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就好。他想,至少以后宿醉的时候,可以告诉的士司机这里的门牌号,可以有家可归。

  他银行卡上的钱足够他花三辈子。可在他得到那笔突如其来的遗产后,他再也没笑过。

  也真因为这笔巨款,害得他的父母双亡,家庭决裂。所有的亲戚一夜之间反目成仇。

  人们都说用钱买不到朋友,用钱买不到爱情。这是对的——但是,钱能轻而易举地拆散情侣夫妻,能那所谓的山盟海誓变得狗屁不通。

  从那时起,他变得不再相信任何人。他们靠近他,是他那张银行卡的功劳,而不是他本人。他觉得自己是一个造钱的机器,所以他不快乐。快乐使人变得肤浅,使人失去判断眼前人是好是坏的能力。

  他回到卧室,穿戴整齐,准备再去那家熟悉的酒吧。走出别墅的大门,外面是一片灯红酒绿的世界。

  酒吧一如既往的嘈杂。他走到角落,坐下,点最上等的酒精麻醉自己。

  身边时常飘过女人的香水味。她们光彩照人,像一只只妖冶却剧毒的蜘蛛。劲歌辣舞让所有人都变得癫狂。他们的身上摇曳跳动着各种颜色的灯光,欲望和浮华将他们虚构成最耀眼的明星。他和他们保持距离,他和他们,或者说凡俗的尘世,隔着一片海。

  他收好自己的钱包,坐在角落,品尝美酒,看着红男绿女们摇曳的身姿,一言不发。他就这样被世界遗忘,隐没在灯红酒绿之中,如入无人之境。

  他像是躺在深邃大海中的宝藏,渴望被世人捞起,却又害怕世间的丑恶将自己蚕食。那些人假惺惺的笑,让他胆寒。

  不知不觉已是凌晨。他收拾行装,搭车回家。在他告诉的士司机门牌号时,司机一瞬间的犹豫,让他隐隐察觉到不安。

  果不其然,在他即将入睡的时候,房间里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

  他并不害怕。想来自己早已对世界了无牵挂,就这样死去也并不是坏事。他拔掉耳塞,侧起身子,静静聆听。

  那声音极其细微,但他却听得真切——那似乎是高跟鞋踩地的声音。仿佛有个人一直在客厅徘徊,走走停停。

  他伸手拿起床头的手机,打开手电功能。等眼睛适应了亮光之后,他推开门,走到客厅。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