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前世今生 > 详细内容

前世今生

分享到:
关闭
作者:追求梦想ゞ  阅读:209 次  点赞:1 次  鄙视:3 次  收藏:0 次  由 www.nzuk.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前世今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黎清是A地刚刚毕业的大学生,由于自己是孤儿,所以她大学一毕业就独自离开了A地,到了C城工作,刚到C城的她人生地不熟,自己就在郊外租了一个一室一厅的套间这或许对于一直日子过得清贫的她来说算是奢侈,不过这个房子的价格确实很低,并且屋里的家具也是样样齐全,在这所屋子里所有的家具她都很满意,觉得自己占了个大便宜,这么好的房子竟然租的那么便宜,但是唯独屋里的那幅画,让黎清觉得诡异,那画就放在黎清卧室里床的对面,画的背景是一片血红色的桃林,在桃林的中央最大的那颗桃树上用蔷薇花藤蔓绑着一个容貌长得祸国殃民的女子,藤蔓上的刺深深的陷进了女子的身体,可是女子依旧仰起头浅笑着看着眼前的男子,而女子面前也是一位长得十分俊俏的男子,他用那充满忧伤的目光看着她。黎清总觉得少了什么,但是一幅画她还是没有做过多的研究,由于她太累了,一倒头就在床上睡了。

  可是尽管黎清很累但是在她睡下没多久边做起了梦,梦里,她被绑在一片血红的桃花林里,她觉得眼熟,可是却记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血红的桃花林没一朵桃花花瓣都在滴血,黎清恐惧的看着眼前的世界,她准备逃走,这里太诡异了,可是他的双脚像灌满了铅一样,抬不起来,可是就在黎清挣扎的时候,她忽然看见桃花花瓣上滴下的不是血是一个个人形的血团,每一个血团一碰到地上就变成了一个个全身腐烂的尸体,他们身穿破烂的古装,一个个向黎清聚拢过来。黎清正准备继续挣扎的时候电话响了,她惊醒后拿起了手机,“喂,桃桃,怎么?额,我昨天才来,你也要来,好啊,我们姐妹一起奋斗啊,好,今天晚上我来接你,9点的火车嘛。”挂了电话,黎清扯了扯被子准备再睡会可是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全是那男子忧伤的目光她决定还是不睡了的好,她起床的时候看见了床对面的画突然想起,这画里的场景不就和自己的梦一样么?这种想法冒出了一点以后就开始疯长,一种恐惧正无形的在她心里生根发芽。

  晚上,九点,火车站,桃桃,这,黎清挥了挥手她的手臂对刚从火车站门口出来的桃桃喊道,桃桃是黎清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其实黎清一直很奇怪,不管自己在那里桃桃都知道,并且能够找到自己,就连考大学都一样。在黎清思考的这会桃桃已经来到了她面前,清清,想我没?好久不见?桃桃正说着就给了黎清一个大大的熊抱,待桃桃放开了黎清后,黎清说,“嗯,桃桃,怎么会不想呢?我给你说啊,我昨晚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你帮我分析分析?”桃桃想了想说“好啊,是什么让我们黎大小姐这么忧心啊?我们去旁边坐着说吧”桃桃拉着黎清就走向了旁边的座椅,坐下后,黎清看了看桃桃表情严肃的把自己从昨天来这里怎么租的房子,做的梦,一一很仔细的告诉了桃桃。,待黎清说完了以后,黎清看见桃桃望着自己出神,叫了两声桃桃,她都没有反应,黎清晃了晃桃桃的肩膀,桃桃才反应过来,桃桃说“这个可能没什么有时候做点恐怖的梦很正常嘛,别想了,这不是刚来么?”黎清还准备说什么,可是桃桃却先一步开口说,“清清,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黎清看着一脸可怜状的桃桃,说,好吧,去吃饭吧,你这么一说,我也饿了。

  待两人吃完饭后,两人都回到了黎清的小屋里,桃桃刚到门口就说“咦,清清,这房子还不错哦,”桃桃一进门就直奔卧室,那幅画就挂在黎清的床对面,桃桃一进去就看见了那幅画,她愣了愣,看着画,突然觉得在自己的记忆深处有一扇沉重的大门缓缓的打开了,然后桃桃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昏了过去。黎清进卧室看见桃桃就倒在床上睡着了,也没有叫醒她就给她把衣服鞋子脱了盖上了被子,黎清也躺在船上没有多久就睡了,今天晚上,她又梦见了那个梦,同样的场景,同样的人物……….

  一年后,2000年,秋,午夜1点,小屋里。

  “额,啊,不要,走开,走开,啊…..,呜呜,呜呜,桃桃,又来了,我又梦见了那个梦,这个梦缠了我一年了,不要,我不要再做这个梦了。”黎清抱着桃桃头发凌乱的说。桃桃看着怀里的女子,这一年里,每天晚上黎清都会被这个梦惊醒,而且,似乎这个梦也有越来越恐怖的倾向,桃桃说,“清清啊,这次是不是又恐怖了?里面的人又没有说话啊?”黎清听到这里身体抖了抖说“额,桃桃不要说了,没有这次和以前一样什么也没有说,这次是他们那些全身腐烂的人都扯着我的身体,”桃桃感觉到了黎清是有什么不给她说,也没有多问,不过眼里多了一丝凌厉。

  矢河前,桃桃一身白色连衣裙,乌黑的头发被风吹得扬了起来,原本清秀的脸上挂着一丝严肃,桃桃一脸严肃的看着眼前的矢河,这条河已经有一百年的历史了,一百年里河水无论刮风下雨都是一样的水位,不升也不涨,矢河的面积也只是一个小村子的面积,由于矢河在郊外,并且有些奇怪的传闻这里也根本没有人,桃桃对着矢河说“你们是不是觉得你们该消失了呢?”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可以覆盖这河,只见桃桃说完这话后,河面上出现了许多人,每个人都是衣衫破烂,全身腐烂,他们看着这个女子没有一个人敢说话,只见一个全身腐烂眼珠都粘在脸上的男子站出来说“兆,当初是我的错,不如让他们去投胎吧,让我一人承担”桃桃看了看他说,“哼,水,别这么虚伪,最后一次机会,5年时间如果木没事就让你们投胎,如果有个三长两短你们永远别想投胎。”桃桃说完就转身走了,漂浮在河面上的所有人也慢慢的下沉,只是所有人都没有发现那个叫水的男子嘴角浮现出了一抹阴笑。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