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原来我们活在两个世界 > 详细内容

原来我们活在两个世界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做我的娘们  阅读:98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nzuk.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原来我们活在两个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照顾好自己……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整个大地黑压压一片,雷声轰隆隆响着,仿佛要将一切吞没,葛清衣衫蓝缕,手扶着老树望着即将漂泊大雨的天空,思绪万般,显然一切都不被他看在眼里。大雨如期而至,贪婪的与葛清拥抱在一起,他那憔悴的脸上已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他很想她,多么善良多么好的妻子,为什么要将她从自己身边带走?他开始厌恶这个世界,没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葛清缓缓地从兜里掏出了一根满是灰尘的破旧的麻绳,接触了雨水后更显得它多么地破旧不堪!他甚至怀疑这绳子能不能让他轻松地离开这个世界,带着无尽的悲痛和些许迟疑,那根粗旧的麻绳已经缓缓套在了葛清的脖子上……“照顾好自己……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这是妻子生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他微笑着闭上了眼睛…仿佛他是要往天堂而不是就这样死去…

  小屋里,女人正忙碌着,她眉清目秀,楚楚动人,可谓是个绝色佳人!刺鼻的药味在屋子里洋溢着,“咳~咳~”…葛清一个机灵翻爬起来,他警惕地打量着眼前正蹲一旁熬药的女人,好熟悉的背影,这是…难道会是…葛清心里七上八下的,满怀疑惑地悄悄来到了女人身后,他欲言又止。“你醒啦~”,女人头也不会地问了一句,听了这声音,葛清仿佛又回到了一年前:妻子舒芬总是会在早饭做好后静静坐在床边看着依然沉睡的他,她喜欢看他熟睡的样子,那么地傻,却又那么地让她觉得安全可靠!每当他缓缓睁开睡眼,她总是甜甜的一句“你醒啦~”!虽然是短短的三个字,却让他这一天过的如此充足,再苦再累也从来不会浮上心头,他觉得是值得的!…

  葛清再也忍不住这时隔一年的相思苦,他不再顾及,凑上去从后面紧紧抱住了眼前的女人:“舒芬,我知道是你,我很想你!”他没办法继续说完心里压抑了一年的好多好多想要对她说的话,因为他已经泣不成声,这一年他如同活在地狱一般受罪。女人并没有因这突如其来的拥抱而被惊吓到,因为他没有做错,这就是他一年前被洪水无情带走的妻子舒芬!他双手托着她的肩膀,慢慢地转过了她的身子,她已经泪流满面,没给她反应的时间葛清已经再次将她拥入了怀中,他不想看到她流泪,以前没有,现在也不会改变,这是他对她的爱!

  许久,两人才缓缓分开那已经拥抱的麻木的身子,聊起了各自这一年的生活。葛清这一年过的并不好,自从妻子走后,他整天以酒麻醉自己,常常是吃了上顿忘了下顿,他的心已经随妻子一起深埋地下,没了心又怎么去过好每一天呢?听着葛清的描述,看着他那深情木木的眼神,舒芬第一次在他面前表现出不安,她在犹疑,自己的情况该不该告诉他,一个如此深爱着自己的男人,他能接受吗?带着惶恐不安的心情,舒芬偷偷喵了葛清一眼,她的眼里闪烁着泪花:“你应该接受现实,忘了我,我已经不属于那个世界,这就是我们的命!”她使劲抽泣着,葛清的心情却突然一下跌入了谷底,稍微清醒的头脑一下子反应过来,妻子舒芬确实已经死了,是自己亲手埋葬的她!就在那棵来春便开满红花的木棉树下,那是舒芬最喜欢停留的地方!头疼的历害,也许那里曾经种下了他们的爱,盛开的木棉花见证了一切…他憔悴的身子不受控制,呼啦一下倒在了妻子怀里,他再次晕了过去…

  当他醒来时,四周一片漆黑,他估计着应该是到了晚上吧,四下扫了一眼没有舒芬的影子,他慌忙着乱穿一通便寻找起来。看到楼下一道微弱的光亮,他迟缓地想下楼去看看,来到楼梯中间他整个人呆住了,楼下诺大的空间空无一人,没有妻子煮饭的厨房,更没有那张白天时分他趟过的大床,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口大大的镶了红色油漆的棺材,棺材里尸油滴落的声音在这诺大的空间回荡着,棺材下的尸油灯发出暗暗的光亮,一个沉闷的呼吸声从棺材里穿挤出来,葛清的心刷的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妻子没有骗他,这口棺材就是一年前他以十五个银圆在棺材铺买回来的,他亲手为它镶上了红色的油漆,因为妻子平时最喜欢穿红色的衣服。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葛清,妻子舒芬已经死了,但是,为什么她出现在自己面前,拥抱着她的一刻感觉是那么地真实!想着想着,心里涌上了一个念头:下去打开它,里面不会是舒芬,绝对不会是!他昏沉沉地缓缓向下移动着,突然脚下一空,差点直接给摔下去。他惊魂未定地收回踩空的脚,此时棺材里的那个沉闷的呼吸声却突然变得好大声好大声,仿佛是怒吼一般,葛清痛苦地堵上耳朵,祛祛地缩回了楼上,一咕咚钻进被窝把自己藏了个严实。沉闷的呼吸声此时竟然瞬间恢复了最初的节奏,依然慢悠悠地回荡着,而葛清也在不知不觉中再次睡去…

  “你醒啦~”,舒芬依然坐在床前笑嘻嘻地看着葛清,看着眼前苍白的面孔,葛清突然感到一丝凉意袭来,像是看出了他的不安,舒芬退到了厨房:“昨晚干嘛要偷看我,害的我今早起来腰疼的历害!…”看着舒芬手处着腰做出揉捏的状,葛清一下子心疼起来,什么畏惧也不哄而散:“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那样会让你腰疼的。”看着他一脸自责,舒芬一旁偷笑起来:“傻瓜,当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们鬼和你们人不同,如果睡觉是有人现在你上边偷看,那就等于压在我腰上一样,如果你偷看一整晚,那我不是翻身都翻不了?呵呵…”看着舒芬一脸的笑,是那么地开心,他也不自觉地笑了起来,其实他不知道,只要有他在身边,她就一直都是这么开心的~

  舒芬每天都外出下地,葛清吵着自己去,他不想舒芬一个人去受累,但舒芬却说:“你呀,就瞎操心,你去了找的到我家田地在哪吗?要是路上再碰个没男人的女鬼,嘿嘿…”,葛清被这突如其来的话语惊在原地,等他回过神来眼前早没了舒芬的影子,他只好乖乖在家等着…他的一天总是昏沉沉地睡去,然后在朦胧中醒来…葛清焦虑地踱步在屋里,眼看妻子就要归家,他想做好饭等她,整个屋子都搜遍了却寻不见一粒米!舒芬回来见他一脸无奈便问原因,他解释后只见舒芬在一旁偷笑起来,他疑惑不解。“闭上眼,”淑芬撅着小嘴说道,葛清乖乖地闭上了眼睛,等他睁开眼后舒芬已生起了火,煮饭的锅已经挂在了灶上,舒芬嘱咐:“你不能打开锅盖偷看,不然今晚这锅饭就煮不熟咯。”

  说玩她笑着走进了浴室,一会儿一首熟悉的小曲飘进了葛清的耳朵,舒芬美妙动听的声音从浴室传遍了整个屋子…“我就不信了,偷看一下就煮不熟?”葛清在心里嘀咕着,慢慢地打开了锅盖,眼前的一幕让葛清傻了眼,锅里什么也没有,但在大火的炙烤下锅却半点事没有!就仿佛里面有真有东西在煮着一样!他惊吓地把盖子盖了回去…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这锅饭却仍然没有煮熟,他终于相信了妻子的话并不是在愚弄自己…舒芬生气地把锅拿走了,一会儿重新将锅挂在了灶头:“这次你再偷看今晚就真没饭吃了!我懒得再理你!”他不敢再忽视妻子的话,傻傻的盯着锅炉,担心从里面钻出点什么来。不一会儿,饭香扑鼻而来,舒芬缓缓将盖子打开,锅里的饭闪烁着金光,“好香…”葛清吞了吞口水,暗暗赞叹着这个世界的神奇!

  转眼间,葛清已同妻子生活了十来天,但毕竟他们现在是活着两个不同的世界,舒芬知道不能让葛清在这里呆太久,他必须回到属于他的世界去!舒芬将他送到门外:“闭着眼一直往前走不要停,等你听不到有人叫你名字时你就到了阳间了。如果……如果你愿意等我,七年年后我应该可以投胎了,到时我再托梦告诉你。”…

  头疼的历害,耻骨的寒风呼呼刮着,葛清揉揉眼睛,发现自己正在老树下,拿着破旧的麻绳正往自己身上套!呼的一下,麻绳被无情地扔了好远好远,他坚信着,这绝对不是一个梦,他要等着她,等着那个让他今生不能忘记的女人。以后的每一天,小镇上总能见到一个早出晚归的身影,没错,他不在是那个心灰意冷的葛清,现在的他活着只为一个目标,为他深爱着的人打下一片幸福的天地!

  转眼间已是七年时光飞烁,此时的葛清已是身缠万贯,但舒芬却始终没有出现在葛清的梦中,这让他再次心灰意冷,她视乎违背了她的诺言,把他当成了彻彻底底的大傻瓜,泪水在他眼里疯狂地打着圈,兴奋地藐视着眼眶外面的世界,他轻轻抽泣着,泪水带着他进入了梦乡…“葛清,我爱的人,我明天午时将投胎在王村一户姓刘的员外家,我将随身携带的玉佩一分为二,十八年后你带着玉佩来提亲,那就是我们重聚之时…”。…葛清一下惊醒过来,四下看看并没有舒芬的人影,原来做了个梦!梦?等等!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伸手往怀里一掏,半块玉佩在月光照射下闪闪发光,他紧紧握着玉佩,生怕一不留神就不见了似的… 十八年,我等的起!葛清在心里无数次这样提醒着自己!他要更努力地奋斗,为了她,他应该这么做!

  十八年后,一个年过五十的老者坐在轿子上,手里紧紧握着半块因年久而失去光泽的玉佩,身后一群佣人押运着无数珍贵的彩礼…轿子停在了刘员外家门口,看热闹的人凑了一大群,都不明白眼前这个一身华丽的老人是为谁来提亲!刘员外一家迎了出来,女儿刘艳人如其名,娇艳动人!老者亮出了手里的半块玉佩,刘艳看后顾不得边上围满的人群,哭着与老者抱在了一起!看着眼前比自己还年长的老者,刘员外不知所措,这就是女儿平时念叨着等候她十八岁时便来提亲的葛清!刘员外并没有反对,因为眼前的一切证明了他们真是前世相约。他们终于重聚了,抚着刘艳哭得红肿的眼睛,葛清微笑着慢慢倒下了,他不觉得遗憾,因为他证明了自己对妻子的爱!

  葛清走了,刘艳将他埋在了自己前世所葬地方的旁边,那两半玉佩终于合二为一,完整地陪伴着葛清永久深埋地下!“你一直说我是傻瓜,你才是傻瓜,骗子,等了我整整二十五年你都不曾放弃,为什么我来了你却走了!”刘艳已经泣不成声,终于昏倒在葛清的坟前…

  “七年,七年…!”刘艳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已躺在床上,母亲焦虑不安地守在床前:“傻孩子,怎么?做噩梦了?什么七年?”手往怀里一揣,半块玉佩再次暗暗泛着光芒…看着母亲一脸担心的样子,刘艳微笑着,什么也没有说,紧握着手里的半块玉佩,她悠悠地看向了窗外:“傻瓜,我等你…”!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0 鄙视一下(1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