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童养媳的悲剧 > 详细内容

童养媳的悲剧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爱一生  阅读:99 次  点赞:1 次  鄙视:5 次  收藏:0 次  由 www.nzuk.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童养媳的悲剧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很久以前,一些家里贫困的人家都会把自己的女儿卖给大富人家做童养媳。

  小翠十岁的时候就卖给了当时同村一户还算富裕的人家。那户人家刚生了一个儿子,招了小翠去当媳妇。那时的小翠很懂事,家里的贫穷让她过早的成熟

  那人家刚出生的儿子叫小严,小翠过去后就照顾“小丈夫”。一把屎一把尿的寸步不离,衣服破了,她就缝补,每天晚上带着他睡觉,给他唱山歌哄他睡,背着他上山砍柴,打水烧饭忙家务。小翠一心一意的待他,想着等他长大了,他就能照顾她了,想到这些她还有些许羞怯。

  日子慢慢过着,小严也长大成人了。小翠满心想着她可以与他生娃了,可是长大后的小严不与她同房共枕,甚至对她一句话也没有。她想着她要主动点,可是小严却把她推开了!她哭,她委屈,含辛茹苦的把丈夫照顾长大,却不跟她圆房

  后来,小严要出去打工,小翠本想跟着,可是小严不让,没法,小翠就在家等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小翠原本如花的年纪,因为操劳而过早的人老珠黄。

  “等郎归,望郎归,黄昏等到月暗夜黑......”小翠坐在门口,缝着衣服,歌声中的苦涩响荡在这个小小院子

  小严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十年后了,小翠很高兴,可是当看到小严身后的女子牵着一个孩子时,小翠当场痛哭。原来小严在外已经成家立业了

  小翠等着小严的解释,她的苦苦等待需要一个理由,需要一个安慰!小严说“小翠,我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我很感谢你将我照顾长大,我一直把你当成我母亲一样看待,我对你是亲情。我知道村里有个这样的习俗,但是我实在接受不了,你还是另外找个人嫁了吧。”

  小翠心里很难受,面如死灰,等了十年,青春就这样在等的过程中逝去,小严的父母无论是在世还是去世,是她替他尽了孝道。

  她疯疯癫癫的笑指着小严说“负心汉”,就这样跑了出去,之后一无所踪,小翠的家人早在几年前就逝世,也没什么亲戚。

  小翠跑到附近山道中的一个绿潭,那口潭的水很清澈,能看见潭下的石头。无亲无挂,绝望的小翠纵身跳了下去,而尸体却没再浮上来。

  小翠的失踪,并没有引起多大的风波,小严也到处找了,找了几天没有找到,就没在找了,就此事他算是仁至义尽了。这次回家,要在村里常住,他带着他的妻儿,一家人和乐融融的一起垦田开荒,打算在家创业

  一天,夫妻俩带着孩子来到山道旁的荒地上开垦,孩子在水潭边玩。

  那孩子在水潭边上玩水,突然看见一个亮闪闪的东西,他跑去捞,捞到后,一看,那是一根手指,手指上套着一个黄闪闪的戒指。孩子满心欢喜的把戒指拔了出来,对手指并不害怕,他站在水潭边叫爹娘,忽不知水下一只手伸出来抓住了孩子的脚踝,用力一扯,“咚”,溅起了水花。

  孩子在水中挣扎,哭声连连,“爹,(咕噜咕噜)救(咕噜咕噜)...”随着孩子的呛水声,逐渐没了声音

  小严夫妻听到落水声,赶忙赶忙去水潭那寻找,只见孩子已经沉下了水,水面上冒了一连串的水泡,忽然水中传来歌声

  “等郎归,望郎归,黄昏等到月暗夜黑,倚窗望你归,深宵仍未回...”歌声中无尽的哀愁,唱的小严心一颤

  而小严的妻子一直哭喊着孩子的名字,要不是小严一直拉着,想必已经跳进潭中了。

  “等郎归,望郎归,不见不归心憔悴,一朝郎回,却抛我另立家闱...”歌声猛的变得凄厉怨恨起来,而水中浮起一个人上来

  小严太熟悉这个声音了,他跪在地上朝着水潭磕头,“小翠,我知道错了,你有什么怨气朝我来,不要伤害我的孩子,孩子是无辜的。”

  他的妻子也跪下来,“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我愿代替他去死啊,求求你了。”

  两人跪着叩头,没几下,额头就出血了,一直叩头,没停下。而水中浮起的人,就像【山中老尸】中的女鬼一样,披头散发的盖着脸,浮肿的身体,有些地方已经被水下的生物啃咬的不全了。

  “小翠啊,我们夫妻俩去陪你,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说完小严拉着妻子就往潭中跳去

  “咚”,水花四溅,水中的人已经不见

  孩子慢慢的浮上了潭边,咳嗽了几声,口中,水不停的往外流,没过多久,孩子睁开眼睛就喊爹娘,天色已晚,他不知道回家的路,哭声响荡在水潭四周,那种无助,害怕,任谁听见了也忍不住流泪心疼

  也许是小翠被孩子的哭声感动,小严是她一手带大的,她听过那种撕心裂肺的哭叫,她终是没把小严夫妻害死。

  第二天,小严带着妻儿,买了些纸钱,去了水潭边,“小翠,你还是那么善良,谢谢你放过我们,让我的家人还能在一块。”

  起风了,纸钱的灰飘飘洒洒的落在水面,沉寂了下去。

  几年时间过去,小严夫妇仍旧非常相爱,并且有了第二个孩子

  一天,一行人扛着一个猪笼去了山上,一路上非常热闹,几个小孩子唱着“春萍偷人,捉奸在床,咿呀呀,崔叔绿帽当头罩...”。

  小严有些不解,“怎么一回事?这是要浸猪笼?”小严皱着眉头问

  “哎哟,你是不知道,春萍那个女人啊背着自己的丈夫偷人,被抓到了,闹到了族里,族中的老一辈要将她浸猪笼,扔下水中溺死。嚯嚯嚯,那女人活该,这下有好戏看了。”一大妈向小严说着,还磕着瓜子,一脸的幸灾乐祸。

  “哦,去哪里浸猪笼?”小严有些焦急的问

  大妈斜眼看了小严一眼,讽刺道,“你不会也是春萍的姘头吧?呵呵,当然是去山道那的小潭啦!想救她啊,咯咯咯,看你心急的,,,,”

  小严没管她话中的意思,急急忙忙的就跟着那一行人走去。那个小潭正是小翠跳水的那个

  小严也是认识村里的那个春萍的。也是童养媳,她的丈夫在外打工,她在家主持家务,很是贤惠,丈夫一年回一次家。小严听说,春萍的丈夫在外有了人,他也不好管别人家务事,这次事关性命,小严是非管不可了。

  小严跟着那行人,一直为春萍求情,“崔哥,你看在嫂子里外为你主持家中老小的份上放她一条生路吧。你们还有孩子,不能让孩子没了母亲啊。”

  那个叫崔哥的人气哄哄的说,“这个贱人趁我打工不在家,就偷汉子,她给我带了绿帽子,绝不轻饶!”

  小严嘀咕,“你在外有人了,还不准嫂子偷人。”

  “你说什么?!”崔哥瞪着眼看向小严,“我在外有人我是有需求,她偷人就是不行!不对就是不对,你再替她求情,我可就动手打啦!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家的那点破事,你不也一样跟我是一个货色。”

  小严真是气死了,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人,今天这事,他管定了!

  “你有需求就可以找女人,那嫂子呢,嫂子守空房的时候,她不找男人找谁呀?”小严对崔哥也不客气了。

  “给我打!”崔哥说不过了就直接叫人开打了。

  小严被打的鼻青脸肿,半死不活,而周围的人满满都是嘲笑和幸灾乐祸。“今天,我就愣是让你看到这个贱人怎么死的。”崔哥恶狠狠的说

  小严被人抬着一起到了水潭边。“点香,祭祀开始。”一老人喊着,嘴里念着不知名的咒语,“开!”

  有人把猪笼打开,将春萍拖出来,绑好绳子,绳子的一头绑着一块大石头。除了小严,春萍怨恨的盯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她要记住每一个幸灾乐祸的村人,尤其是她那丑陋嘴脸的丈夫,还有那个说要娶她的偷情男子

  “扔”一声长喊

  一群人抬着春萍往潭中扔去,“不要!”小严大喊,但是没人听他的

  同一时间,春萍发出最后的遗言,“我不会让你们这群人好过的!”最后的那句话,让在场的人都全身发寒,但是当看着春萍沉下去的时候,心里又松了一口气。

  可小严经历过那事后,相信春萍死后一定会回来报仇的。他一个人慢慢的走回了家中,而那群人也一哄而散了。

  春萍死后的第二天,崔哥就带了一个女人回了家,而村里的那些人个个都像平常那样该吃的吃,忙碌的忙碌,闲时拿春萍这事说八卦

  小严做了个梦,梦中,脸色发青的小翠让他赶紧离开村子,不要再回来,过几日,村子将有大祸!小严问,“小翠,你怎么还没去投胎?”

  “春萍就是我的替身,我很快就要去了,这次来就是告诉你,赶紧去外面避难。”小翠回答

  “好的”小严答应后就醒了,但他还是把这个梦中事告诉了村子里的人,但是村人都不信,说小严想多了

  小严急死了,一直劝说着,可是没哪个相信他,眨眼,春萍的头七快到了。小严又做梦了,这次不再是小翠,而是春萍

  “小严哥,谢谢你当初为我求情,但是我怨恨太大,这个村子将要给我陪葬,你赶紧离开吧,不要再回来!”春萍双眼发红的对着小严说

  小严看着春萍的那双眼睛,这红光在夜里显得格外亮,让他害怕,让他感到了危险,胁迫

  他哆嗦的说“我知道了。”

  春萍消失了。

  小严一醒来就让妻子收拾好行李,小严趁着这空当,又跑去说服村人,但是都不信,可唯有一个人信了,那就是春萍的丈夫,崔哥!

  崔哥也急急忙忙的收拾东西就跑了

  春萍头七的那天晚上,安安静静,没有一点声音,天黑漆漆的,很压抑,村人们都睡着了,可绿潭那里,水逐渐溢出了山道,往村子里迅速而去。

  瞬间,洪水冲刷了村子,“啊~”一阵阵的惨叫不断,而水里是那长长的头发,纠着村人的脖子,伸进村人的鼻子,嘴巴,眼睛,耳朵,横冲直撞,小孩也没放过,水中那发着红光的眼睛不就是那春萍么,她把村人杀死,又食取了村人的精气,“哈哈哈哈~”春萍大笑,“崔永宗,你逃不掉的。”

  洪水卷着村人的尸骨退回绿潭,村中还是那么安静,没有人气,都看不到败落

  而崔哥逃出村后,带着女人住宿在一家农户里,这天晚上,崔哥正好在与女人缠绵悱恻,那是相当的激烈啊,他闭着眼睛享受女人在他身上带给他的快感,而那个女人的鼻腔口腔都是头发,整个脑子都是头发的天下,很明显,女人已经死了,现在附身的是春萍。

  “崔哥,我漂亮吗?”春萍在崔哥的耳边吹气,崔哥也不忘占便宜,笑着说“小燕是最漂亮的!”

  “哦,是吗?那比起春萍呢?”

  “当然是你漂亮咯!”

  “那你睁开眼看看我是谁,嘿嘿嘿~”春萍诡异的笑着

  崔哥听着声音感觉很熟悉,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一撮浓长的头发,“啊~”

  “我说过你是逃不掉的!”春萍的头发突然发疯的往崔哥的五官里伸去,崔哥想起身挣扎,可是怎么也起不来,身上的那个女人如千斤顶一样坐在他身上,突然崔哥头一歪,窒息而死。这在后来,别人都传崔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在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里,那个村子成了居民口中的“鬼村”,而科学家为了探索地下河流而游到了那个潭子底下,看见了许多人的尸骨,并打捞了出来。

  也许其中就有小翠和春萍的尸骨呢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1 鄙视一下(5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