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女厕死亡之谜 > 详细内容

女厕死亡之谜

分享到:
关闭
作者:那男子回首断魂  阅读:218 次  点赞:1 次  鄙视:4 次  收藏:0 次  由 www.nzuk.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女厕死亡之谜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怜欣和怜甘是两姐妹,无父无母相依为命的两姐妹,从小过着一模一样的生活,品味着一模一样的酸甜苦辣。姐姐怜欣比怜甘长两岁,由于这两岁的差距,她担单起母亲的角色,事无具细照顾着妹妹,邻居送来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她第一反应是拿给妹妹。然而,就算是这么多年细心的陪伴和包容,怜甘没有成为能理解怜欣的人,反而,带着些许小姐脾气,还喜欢争夺原本属于姐姐的东西,不管这种做法是不是正确的。怜欣的包容反而成了助长妹妹盛焰的毒药。

  就这样,她们到了花一样的年龄,一个18岁,一个20岁。在工厂工作的时候,怜欣认识了大她三岁的男孩郑焕,并且成为了大家羡慕的恋人。话说郑焕是工厂老板的儿子,多金,样貌还算过得去,体贴温暖,也是很多工厂打工妹的暗恋对象,唯一的缺点就是花心。一年前,怜欣进了工厂工作,来养活在家的妹妹。十九岁的小姑娘婷婷玉立,一进厂就吸引了男人们的目光。垂涎于怜欣美貌的郑焕开始展开猛烈的攻势,送花邀餐,告白各种各样的把式接踵而来。然而,懵懂的怜欣第一次体验被关怀被宠爱的感觉,不知所措之余还有些感动,就这样,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源源不断的接触之中,怜欣慢慢对他展开心扉,终于同意和他交往。这时,每当下班回到家中,和郑焕的甜蜜的频繁通话引起了怜甘的注意。姐姐居然有男朋友了!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开始只是这样的疑问,然而随着时间的增长,姐姐脸上浓浓的甜蜜笑意和越来越多的漂亮的小玩意引起了她的不满,准确来说是嫉妒。不行,我也要郑焕当我男朋友,凭什么她有我没有?郑焕是我的。

  “姐姐,把你男朋友带回家让我瞧瞧嘛。”怜甘开始耍小心机,计划把郑焕抢过来。而第一步就是勾搭郑焕。

  “好呀。”想想也该是时候让他和妹妹认识一下了,毕竟都交往这么久了,怜欣想想就答应了。她并不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被掌控了。

  哥,这是怜甘对郑焕的称呼,是为了拉近两人的距离。“哥,你渴了吧,来,喝口水。”“哥,你好帅啊,快给我讲讲你是怎么保养的?”“哎呀,哥,你真幽默,逗得人家笑得喘不过气了。”一步一步,从陌生到熟悉,从谄媚到诱惑,怜甘渐渐地拉进了两人的距离。本来就是花心的一个大公子哥,加上怜甘的外貌丝毫不输给她姐姐,郑焕迅速地迷恋上怜甘。怜欣那么倔,似乎怜甘更好搞定,郑焕心想。于是,一段秘密的地下情开始搞起。郑焕有时找借口去看怜欣,其实暗地里和怜甘狼狈为奸,次数越来越频繁。也可怜了怜欣,一直被身边的人欺骗,致命的是还是最亲近的两人,她一直被蒙在鼓里。

  最近,怜欣觉得很奇怪,郑焕开始越来越忽略自己,和自己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总喜欢背着自己看手机打电话。厂子里面开始有人跟她说,看到郑焕和另一个女人走在一起,勾肩搭背的很不雅观。开始,怜欣是根本不相信这种传言的,假装知情地说:“那是他妈啦。”是呀,郑焕花了那么多时间才追到我,怎么会找另外一个呢?不可能,不可能,肯定是那些女人嫉妒我,才坏心机地说他坏话,不就是想拆散我们吗,不可能。可是,自欺欺人总是容易被拆破的。不只是一个人说,不只是女人,连男人都开始找她说,看到郑焕和另一个女人在路上走,看似很亲密的样子。怜欣开始怀疑,不过还是心存侥幸地认为那是大家合伙欺骗她。如果真是他妈,这也太频繁了吧。

  “亲爱的,你最近经常见你妈吗?”怜欣拉着郑焕的手臂,似笑非笑地问他。

  “没有啊,哦,那是我亲戚。”郑焕盯着手机,波澜不惊地回答道。其实,郑焕何其不明白怜欣的想法,肯定听到流言蜚语了。郑焕是贪婪的,就像男人都渴望有三妻四妾一样,他两个女人都不想放弃。怜欣就是适合当老婆的人,怜甘是妖娆的情人,他享受刺激的错误的感情,却不知道怜欣的想法。

  “阿焕,我们去酒吧。”怜甘邀请郑焕去玩,要玩就玩刺激的。在怜甘软磨硬泡之下,郑焕同意了,与之对应的是放弃和怜欣看电影的机会。

  “什么?你不能来,可是我已经在电影院了。”怜欣快要疯了,这可是他第一次这么没有理由的拒绝我的请求,肯定有什么内情。

  怜欣飞奔到工厂,可是工厂都关门了。她漫无目的在大街上走的时候,看到了熟悉的背影,是郑焕。她刚想叫他,可是,他旁边还有个苗条身材的女人。她刚要追上去看看清楚,他们就进车里走了。怜欣沮丧地回到家,突然响起手机铃声,原来是妹妹的手机,这段时间自己实在是忽略妹妹了呢。怀着愧疚的心情,打开怜甘的手机的时候,那刺眼的锁屏让她彻底蒙了。

  原来,自己才是傻瓜,还傻了那么多年,自己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看到今天的背叛吗?呵呵呵。床头旁边的安眠药被紧握在手,几秒钟后,手臂下垂,仅剩的几粒药丸散落,月圆。

  第二天,在酒吧的女厕,发现两具尸体,一男一女,瞳孔睁大,身上没有任何痕迹,死因不明。只是眼神很恐怖,似乎看到什么惊悚的东西。

  怜欣怎么可能甘心受到这么大的耻辱,于是到酒吧化鬼索命。

  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包括家人对你所有的付出。当你意识到自己的幸运的时候,才能真正感受到幸福。不要轻易伤害别人,抢夺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然,最后受伤害的肯定是自己,抢夺也随之失去意义。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1 鄙视一下(4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