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密室逃脱 > 详细内容

密室逃脱

分享到:
关闭
作者:我的未来里没有她只有你  阅读:225 次  点赞:18 次  鄙视:16 次  收藏:0 次  由 www.nzuk.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密室逃脱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最近我们班转来一个转学生,她名叫才媛,长得很丑,很喜欢骂人,她能一直到我们这所高中来,完全是因为她的父母是大款,期初我与我在高中的挚友小沈,一个活泼可爱的女生对她只是抱有同情的去接触她,并不像其他同学那样排斥她,殴打她。

  其实,我和小沈也被大部分人排斥着,除了我们的舍友以为,可能他们不知道这件事情,我和小沈出过车祸,听说当时还有一个女生一起被撞了,只是不见了,从此,我和小沈便忘记了某些记忆,而且据说,那个不见的女生第二天出现在废弃教学楼里,但只是一个尸体,所以大家对我和小沈敬而远之。

  下课我拿起我的手机跑到小沈旁边说道:“你知道吗,我们喜欢玩的密室逃脱出新版游戏了,是教学楼的呢!跟我们的布置摆明了很像,要不要比赛看谁先赢?”小沈拿出手机一脸狐疑的看着我问:“真的假的啊,我怎么不知道,小段你是不是又在逗我玩?”

  “哪有啊,我对你的一片真心,天地可鉴。”我坏笑着看着小沈那不可置信的神情,她还是用我告诉她的网站找到了哪款新游戏,打开一脸惊讶的看着我说:“果然啊,和我们教学楼布置根本就差不多。”

  我和小沈开始比赛了,可是一开始我们就全都输了,这是一款十分刺激的新地图,里面处处飘荡着白影子,碰到就会死,在任何地方都会有那个东西(拜托,大半夜的读者们知道那个词就好了,就别逼我写出那个词了)来阻拦你,你在游戏里就一命呜呼了。

  玩了一天都没有过关,我和小沈索性就玩到半夜了,我看时间不早了,寝室的宿友都睡了,只有我和小沈没睡,我喊了喊小沈,便睡下去了,梦里我来到了密室逃脱,不同的是我看见才媛在我面前无阻碍的走着,我看见她就如救命稻草般,躲着那些白影子,一路上摔了很多次,跌打滚爬,终于才媛停了下来,缓缓地说道:“你— 为—什—么—跟—着—我—?”她的每一个一句透露的森森寒意,让人对她感到恐怖至极。

  “我。。。我。。。我找不到大家了,才跟着你的。”我小心翼翼的说道,不希望惹出事端,因为教学楼里漆黑一片,没有灯光,没有人,外面更是雷电交加,勉强可以看清事物。

  许久半刻,才媛一动不动的站着,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只是站着,机械版一样的站着,我看不到才媛的正面,我也不想看到。

  我缓缓移步到才媛较近处,就在这时,才媛缓缓回头了。“啊——”我无法表达我看见了什么,只是快速用手挡住了脸,因为才媛根本没有五官,整张脸平的跟一个鸡蛋似的,一个声音空洞无神的对我说:“离开,离开那个游戏,离开,离开那个游戏!快!快啊!啊————!”

  尖叫声很大,我回头看去,我看到才媛被一双手抱住向后拖,手往前伸着,五官也恢复了正常,她在恳求我拉她一把!

  到底拉不拉,拉不拉?我的心里思想做着斗争,我无法控制我的情绪,才媛终究还是被拉走了。

  我满头大汗的坐起来,看着围着我一圈的室友问道:“怎么了?都围着我,出了什么事吗?小沈差异的看着我说:“你一直大喊大叫,我们也听不清你说什么,但是渐渐地你面部表情就扭曲起来,很是怪异。”

  我摇摇头说着没事,室友们纷纷散去,只有小沈还在我身边,许久她开口了:“你是不是也梦到她了?”“谁?”出于本能,我警惕性问道,小沈左右看看,确定没人后说:“才媛,你是不是也梦见她不让你玩哪款新游戏?”我惊诧道:“你怎么知道的!?”“因为我也梦到了。小沈丢下一句话走了。

  我快速洗漱,拿起书包追上小沈的步伐说:“走那么快干什么,也不等等我。”小沈说:“你没发现刚刚有人一直盯着我们吗?”被小沈这么一说,我心里发起毛来,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头皮发麻。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是才媛看我们。”小沈走到教室门口选择就近位置坐下对我说,我也跑到小沈旁坐放书包起了兴致问:“你怎么看见了?”小沈比划着说:“我们的寝室在1楼,可是我刚刚看见才媛趴在窗户上盯着我们两个人。”

  这时,才媛走了进来,以往不同的是,原本漫无目的(di)(的de)眼神此刻竟变得明亮起来,然后盯着我和小沈微笑而过,她竟坐在小沈的左侧,(我在小沈右侧)上课时,才媛传来一张字条,我看见沈诗雨看见后惊恐万分的塞到我手里,我打开看:还记得昨晚的梦吗?不许玩那个游戏,后果自负。

  我看着才媛,才媛依旧傻呵呵的笑着,只不过盯着我和小沈。“小段,看什么呢?”老师问道,我急忙站起来回答:“没看什么。”“哪你来说,比例的基本性质是什么。”“比例的基本性质是外项积等于内项积。”……

  放学回宿舍,我和小沈并肩同行。

  回到寝室,我说:“我觉得这款游戏一定有什么秘密,你觉得呢?”小沈点了点头:“的确,我也这么觉得。”我拿起手机走向小沈的床铺说:“我们一起玩这个游戏,我就不信了,我们还不能去破解这个游戏的秘密。”小沈点了点头跟我一起玩了起来。

  刚刚点击游戏开始,房间忽然一片黑暗,我们不知不觉竟然在距离我们寝室300米的教学楼走廊里!下午的天气一下子黯淡无光起来,窗外雷电交加,一个恐怖的面孔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是一个女人的面孔,那个女人穿着日本和服,脸上的嘴嬉笑着,嘴里血红的牙 齿“镶”着许多尸虫,女人身上的皮肤都破败不堪,腐烂的手臂还在摸着自己的脸,女人的脸上全是密密麻麻的甲虫,可甲虫都钻进了女人的脸里,露出一张残败不堪的脸孔,她的脸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小洞,眼球坠在脸上,完全靠一根筋支撑着,仿佛随时坠落,女人的手忽然拉起自己的头发,慢慢的,慢慢的,女人的手咔嚓一下断了,手却还在抓着自己的头发,不放手。

  女人走向我和小沈的地方脸慢慢的变了回去,是个清纯的女生,我认得她,她叫花雪雅。

  我想起来,一切都想起来!

  一年前。

  曾经的我和小沈还有花雪雅是最好的名字,花雪雅人如其名,花一般的容貌,雪一般的肌肤,高雅的品格。“你们知道吗,我们学校近时期很流传,只要在半夜12点穿着如本和服到学校废弃的教学楼里就可以看见未来可以和谁在一起呢!只不过,只有一个小时时间,千万不可以贪婪的在里面逗留,否则身家性命不保的!”我神秘兮兮的说道。

  两人也神秘兮兮的看着我,一脸相信你才怪的表情。我无趣的和她们打闹起来。第二天,花雪雅得了早就在一个月前比赛的画展,她出展了两幅画,获得第一,我和小沈纷纷为花雪雅祝贺。

  可是,我们看到的,竟是我和小沈的作品,是花雪雅,是花雪雅干的,这个念头在我们的脑袋里不断回复着,我们两个不可置信的拉着花雪雅的手臂。厉声问道:

  “你为什么拿我们的作品,你这样是不对的,只要你说不是你拿的,我们会立即原谅你。”

  “哼,没错,就是我拿的,我就是拿了,你们想怎么样?揭发我,还是怎样呢?你们总是这么缠着我,会不会觉得自己太三八?”

  我和小沈呆住了,她这话什么意思,她为什么这么毒舌,这还是我们原来认识的花雪雅吗?不,我不相信。

  我被怒气冲昏了头,狠狠的攥紧小沈的手。小沈不解的看着我:“你干什么?”我愤怒的答道:“走!去打晕她,我们要给她穿上和服,把她锁在废弃的教学楼里,直到天亮。”小沈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可是看了眼画展,又看了眼正在领奖的花雪雅一脸得意的样子,狠了狠心道:“一起去,我不会善罢甘休的。”我点了点头: “我也是。”

  半夜了,花雪雅和我们一路走,小沈不等花雪雅讥笑的话说出口便把花雪雅按到在地,我拿起棍子敲了下去,花雪雅的头上流出了鲜血,可是我们一点也不怕。我们连夜买了和服,费了很大劲把和服套在了花雪雅身上。然后把花雪雅塞在废弃楼里,任由她哭喊,拍打门,我们都不予理会的走了,直到第二天,去打扫卫生的学生发现了花雪雅的尸体,脸部扭曲在一起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画面,嘴巴张的大大的,手上都是鲜血。

  我和小沈可以想象,当时花雪雅一定是看见了什么,还在不停拍打着门,乞求我们给花雪雅开门。

  当时里屋的情况:

  花雪雅不停拍打着门,室内温度急速下降,花雪雅慢慢的回头看去:“啊——”花雪雅看见了一个模糊的影子飘过来,花雪雅一边拍打着门,一边叫我和小沈,因为她看见,门外有两个影子,却不知我和小沈早已回宿舍,哪根本不是我们。。。。。。

  而开头的车祸,只是我和小沈落荒而逃打的(de)的(di)士,不过出车祸了,肇事者落荒而逃,据说他还看见一开始根本不存在的一个女生,只不过那个女生一直盯着他。

  一切的一切,我都想起来了!也明白了!我和小沈手拉着手,缓缓闭上了眼睛,任由那双冰冷的手在我们脸上一阵阵的刺入拔出。

  (完)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18 鄙视一下(16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