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床下女尸 > 详细内容

床下女尸

分享到:
关闭
作者:这个冬天不冷  阅读:60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nzuk.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床下女尸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明朝洪武年间,一个叫徐村的地方发生了一件怪事,李员外的千金小姐突然生了一种怪病,整日里昏迷不醒,口里还胡言乱语的叫着一个陌生的名字,一会喜一会哭,可把李员外给急坏了。

  李员外的女儿是个貌美如仙的女子,今年恰好十六岁,琴棋书画样样皆同,尤其抚的一首好琴,让很多官宦子弟魂不守舍。都愿舍命求得一睹芳泽,可是都被李员外给拒绝了。

  一日,李员外的女儿李荷出去游玩,恰好碰上了微服私访的皇帝,顿时被皇帝给看上了,于是一回皇宫便下旨送进宫来。

  这可把李员外给乐坏了,这女儿要是进了宫受到皇帝赏识,那李家今后还不飞黄腾达?于是更加爱惜自己女儿了,平日里在家都多了一倍的人守护。

  可是就在准备进京的前几天,忽然得了这怪病,把李员外给吓傻了,要是没有在规定的时间把女儿送到皇宫,那可就是欺君之罪,要满门抄斩的,因此不惜重金请名师来诊治。

  可是前前后后有一百个名医都看过了,甚至连宫内的御医也看过了,都没有看出什么问题,眼看着女儿一天天的消瘦,李员外这个急啊都快要爆炸了。

  这时老管家上前神秘的道:“老爷,小姐是不是中邪啦?”。

  一语惊醒梦中人,大明朝可是建立在死人堆上啊,那么多人丢了性命变成孤魂无家可归,要说中邪也有可能,自己怎么就忽视了这个细节,于是便问那怎么办?

  老管家道:“隔壁村里有个青草道长,传说有阴阳眼,能捉鬼降妖,是天上张天师的传人,几乎无所不能,可以请来看看”。

  李员外大喜忙道:“那赶紧去请啊,还愣着干什么?”。

  老管家面有忧色,看了一眼李员外道:“老爷,我听说这青草道长极其难请,要想让他出马,除非……”。

  李员外这时已经心急如焚,见管家吞吞吐吐的便怒道:“都什么时候啦,你这老东西怎么还不知轻重呢?有什么难处你就说出来就是了”。

  “这青草道长在人请他作法事之前都要答应他一件事,他才肯出马,要不然就是十头牛也拉不来啊”。

  李员外听了,也啊了一声,没了注意。这要是真的还真不好办,万一……。

  老管家道:“几年前,我一个表嫂的侄子的孩子中了邪,请青草道长作了法后来就好了”。

  “那青草道长怎么给你要条件的?”李员外问道。

  “没怎么要,好像就是让他们烧了九天香火”老管家想了想道。

  李员外听了如释重负,道:“好,请吧”。

  很快青草道长请来。李员外一看,果然是仙风道骨,一看就是大宗师,有来头。于是赶忙请到屋里去,把事情说了一遍。

  青草道长听了之后点了点头,然后道:“我的脾气你知道,应该怎么做你……”。

  “明白明白”李员外手一挥,下人拿了一盘银子,约有百十两至多。

  青草看了连连摆手,吓得一旁的李员外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嫌少?青草道长道:“这些银子你留着,等这件事办完之后,你只要在村里修条路,撒些纸钱就行啦”。

  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要求。李员外和管家喜得只点头,忙答应下来。

  青草道长走进李荷的闺房,李员外在门口侯着,女儿马上就要当娘娘可不能被人冒犯。

  青草看了看李荷,然后翻开眼皮,最后看了看脚心,随后起身围着屋子转了一圈,眉头紧锁像是遇上了什么大事,过了一会站在屋子中央,抬头看了看李荷的闺床叹了一声走了出来。

  “这件事你自己决定吧,关乎到阴德和阳福 我不做主”青草摇头道。

  李员外和管家听着莫名其妙,不知什么意思,一起看向青草道长。

  青草道长朗声道:“这里死过人,而且情况跟你女儿类似,你女儿有情人,你是想打散鸳鸯成就自己,还是尊重你女儿?”。

  “啊?死人?情人?”李员外大吃一惊,看向一旁的老管家,这座宅子是管家买的,因此他知道一些情况。

  这时老管家沉默了,他道:“我也是听说,可不知是不是真的”。

  这座宅子原先是个姓陈的大户人家的,大户人家有个小姐,长得天生丽质貌美如仙,在十五岁的时候便精通琴棋书画,还作的一首好诗,可喜坏当家的,被当成了宝贝一样供奉者。

  那时乡里曾流传一首诗:“天上仙女诳银河,惹怒王母把河戳,银河底破仙娥落,落入凡间成陈荷”。那少女的名字便是陈贺。由此可见陈荷的美貌确实不一般。

  名声响了自然求亲的人也就络绎不绝,最后求亲的人都碰壁而回。陈员外放出话来,吾女唯有当今圣上才可迎娶。自然把话都说清楚了,这下好多人由爱生恨采取暴力手段的大有人在,翻墙,挖地洞,到最后都被-陈家打个半死不活的给扔了出来。

  这事之后就没有人再敢胡来了,想要见见陈贺一面的人也只能心存侥幸了,期盼有一天能恰好遇上,了却今生的愿望。

  可最后不知怎么的,陈家突然变卖房产,而且价格其低,也就被管家看到了,直接买了下来。

  “我确实不知死过人”管家无辜的道。

  李员外急道:“那该怎么办?”。

  青草一指闺床,道:“那下面有个棺材,刨出来你就知道了”。

  当即就叫来几个下人,挖开了,果真如此,一个红色棺木呈现在眼前,打开一看,一具腐朽的骸骨躺在里面,看衣服是个少女,而且不是躺着死的,而是爬着死的,当即吓了李员外一大跳。

  青草道:“这个女的就是陈荷,因为私下跟一个书生爱恋怀了身孕,被他父亲活埋了,冤魂不散正好碰上你女儿,于是附体发泄不满,两人命相同”。

  “不可能,你胡说”李员外大怒。

  青草道长挥袖走了,都没理睬他。

  之后李荷醒了,在李员外的逼迫下,承认了自己跟一个叫张兴的书生好上了,气的李员外真想活埋了她,看了看那具骸骨李员外又看了看可怜的女儿,心里一沉,明白了青草道长的话。

  几天后,李员外对外宣传,女儿因病去世,之后举家迁走,便没了消息。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0 鄙视一下(1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