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无骨胎儿(原名乌龟) > 详细内容

无骨胎儿(原名乌龟)

分享到:
关闭
作者:乱我心者,今之多烦忧  阅读:182 次  点赞:2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www.nzuk.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无骨胎儿(原名乌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这个村子一向都被灵异这个词语充斥着,但村里的人也没多少人真的遇见过. 只是听长辈们零零碎碎讲的些故事...

  狗剩今天32岁了,长得普通.家里也没钱.去年好不容易在村里李媒婆那儿,谈成的一门亲事。妻子叫二丫, 是邻村一宋寡妇唯一的女儿。二丫人长的水灵,做事也勤快,嫁过去后对狗剩的父母孝顺的是没话的说。村里人都议论:“狗剩娶到这么一媳妇,是上世修来的福气”。很快二丫肚子里有了小宝宝,狗剩也特别勤快,对二丫也是百依百顺,有什么好吃的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二丫。

  日子就这么平淡的过着,小两口的幸福许多旁人都羡慕的不的了。直到这一天, 幸福生活的日子就到头了。就像往日,二丫准备好了简单的晚餐,就摆在院里,坐在小竹凳上,等着狗剩回来。夕阳渐渐的退下,狗剩还是没有回来,二丫有点着急,怕狗剩出了什么事,就跑到田里去找。

  月光照在田间的小路上,有点朦胧。

  “二丫”村里的小晴,在后面叫了声。两人开始聊着生孩子的琐事,完全把来找狗剩的事抛在脑后了 ,两人谈了老半天,小晴也要回家吃饭了。临走前她告诉了二丫,狗剩去邻村的铁柱家里了。二丫悬着的心总算有了着落。回家吃了饭,就开始给即将出生的小宝宝做小衣裳..

  狗剩和铁柱喝着小酒,吹着凉风,转眼就夜里11点了,告别了铁柱往家里走,走过一片麦田的时候,狗剩听见有人在田里小声的聊天。具体的内容因为声音太小了没听太清楚,只听见一句“他有没有看见我”因为酒精的作用,狗剩完全没在意。这三更半夜有谁会在田里聊天呢?

  月光照在池塘上,路面上也多少明亮了许多,因酒喝的太多,就找了池边的树丛里解决了...

  突然杂草里发出了响动,像是什么东西在爬的声音。这农村的田里有许多青蛙、龙虾 、水蛇等等也都见怪不怪了! 狗剩想着弄几只青蛙、龙虾明天可以给二丫。借着月光 ,狗剩开始寻找。

  “哇 好大只乌龟呀!这东西给二丫熬汤,对胎儿应该很好,很有营养吧!”。狗剩抱着乌龟,心里美滋滋的朝家里走,根本没想到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乌龟就在狗剩家里的水缸度过了一晚,等待着明天被煮成鲜美的乌龟汤。狗剩他娘知道后,跟狗剩讲 “乌龟是有灵性的,赶紧放生”。狗剩虽然答应了,但晚上还是偷偷的把乌龟煮成了汤, 和二丫两人偷偷的吃掉了。

  当天晚上二丫就开始做噩梦了。梦见一个全身是血,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的老妇人,在池塘边 ,挣扎的向二丫爬去。二丫猛的从床上坐起来,原来只是一个梦,长叹了口气。

  “ 咚咚 咚咚”~有人再敲窗户 ,大半夜,而且刚做噩梦,二丫心有余悸的把狗剩叫起来 :“听见没?有人再敲咱们家窗户”。狗剩不耐烦的说着 “大半夜的发什么疯 那有人啊!”

  狗剩又睡下了,外面的声音却还没停下。一个老婆婆 吱吱唔唔的说着“汤~好~喝~吗?好~喝~吗?哈哈 哈哈...”

  从这天起,每晚都会有老婆婆的声音在她耳边环绕~。明明是怀孕,二丫却消瘦了,看着狗剩也心疼, 决定弄清楚这件事。晚上小两口等待这噩梦的来临...

  “汤 好喝吗? 你们觉得好喝吗? 我给你们带了你们喜欢喝的汤,你们要尝尝吗?哈哈~哈哈~...”

  狗剩带着二丫,小心翼翼的出门看了看.门口的石磨上 ,放着一碗热汤。 狗剩更加确信 ,这只是恶作剧。可是无怨无仇的,狗剩在村里有谁会做出这种事呢?“算了 有人送汤 ,咱就喝了吧.可能是给打扰我们这段时间的补偿吧”。把汤拿到屋里, 仔细的用汤勺看了看, 原来是骨头汤, 闻着也很香。 想着是为了还没出生的宝宝多增加点营养, 就喝了...

  从这天起, 再没有老婆婆奇怪的声音了,肚子一天天的隆起孩子待产在即 。

  产婆在屋里忙前忙后。“啊~~啊~~~”从房子传出产婆的尖叫声 .

  狗剩连忙冲进去。一滩软绵绵粉嫩嫩带着鲜血的肉在炕上. 这个孩子 出生就没有骨头, 就连脑袋里也没有头骨,就是一个软绵绵是死婴. 恐怖充斥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

  晚上有个老婆婆 ,来到狗剩家,说她知道胎儿为什么会夭折.狗剩很热心的把老婆婆请到家中,老婆婆问狗剩是不是在胎儿没出生时,给二丫吃过乌龟..狗剩惊讶的望着老婆婆.二丫从卧室走出来, 看着老婆婆, 好像是在那里见过.“ 啊啊~~这是不就是梦里的老婆婆”

  老婆婆看着 二丫笑着说“汤好喝吗?”

  说完,忽然脸色大变,阴沉着脸,头部开始往外渗出深红的鲜血,侵湿了全身 。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拿着一副胎儿的骨架,“ 呵呵呵 ”阴森的笑着..我要用你们熬汤, 偿还我儿子的命!哈哈哈哈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