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13号凶宅 > 详细内容

13号凶宅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弃我去者,昨之不可留  阅读:196 次  点赞:2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nzuk.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13号凶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为了工作方便,况乐然和男朋友万琨搬进了晋陵路十三号的私宅里。

  这座私宅地处京杭运河边上,临水而建,造型古朴,宅内环境幽静。离市中心不过一公里,除了宅子有些老旧,其余都还好,宅里绿树成荫,一看就知是户有钱人家的老宅。

  宅子的年龄况乐然不得而知,主人况乐然也没有见过,她是从房产中介的租房信息上看到的,见这房子离公司近,面积大,房租还便宜,便和万琨付了一年房租给中介,一个星期后便搬了进去。

  宅子前有两棵高大的梧桐树,眼下已至深秋,霜打过后的叶子沁出了几丝红色,借着秋风,倒有翩翩如蝶的样子。

  况乐然掏出中介给的钥匙,打开大门,一股深远尘封的味道迎面扑来。

  屋子似乎有许久没住人,却出奇地干净整洁,家舍地板都是木制的,庭院深深,一进老宅如同进了解放前的大宅院。

  除了主宅,其余的房间况乐然并没有拿到钥匙,宅里的屋子一间连着一间,庭院一座连着一座,就是那九曲长廊也是纵横交错,让她不由产生一种梦幻般的错觉,仿若转眼回到了民国。

  房子清静深远,让人不由生出一股孤寂感。

  万琨与况乐然不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万琨是一家公司的销售经理,经常不定期地要出差,而况乐然是另一家公司的会计,工作相对稳定些。

  刚搬进老宅的第一天,万琨便因公务出差去了,况乐然一个人留在宅子里。

  闲来无事,况乐然将主宅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一遍,就连主宅后院的窗户也擦了一遍,直至月上中天,这才熄灯安歇。

  不料才刚躺上床,就听见老宅后面传来一阵“咚咚”声响,那声音象极了舞台上的锣鼓声,况乐然以为是运河涨水,水浪拍打岩石的声响,没有理会,又过一会,后院飘来一阵女子的歌声。那歌声清脆悦耳,听声音极年轻,唱得居然是解放前的老曲子。

  况乐然微微一笑,不知谁这么晚了还有心思在这吊嗓门,便捂起耳朵。

  那歌声不断,渐渐地从后院,转至主宅,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况乐然皱紧眉头,再也无睡意,一骨碌爬起,披了件外套朝后院去。

  借着朦胧的月光,后院一切安静,一间间小屋静静地伫立在月光下,楼道纵横,一缕又一缕的黑影落在地上,形成一副别开生面的月夜静图。

  歌声已不知去向,况乐然静立在廊道上,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转身想折回屋,却隐约觉得背后有双眼睛在望着她,猛然间她转回身,瞧见对面小屋的窗子里,映出一个穿红旗袍的女子。

  况乐然觉得奇怪,莫非这屋子里还有其他人?

  她情不自禁朝那小屋步去。屋子由里面反锁着,她推了几下,并没有推开,只能静站在窗下。

  女子依旧站着,因为背着身,况乐然瞧不清女子的表情,但看身段和穿着,这应该是个极时髦漂亮的女子。

  况乐然想了想,朝屋中的女人唤道:“刚才是你在喝歌吗?”

  女子不回答,反倒搓着手在屋里来回踱步,似乎遇到了什么烦心的事,突然女子离开窗户,从抽屉里摸出一把手枪,冰冷的金属壳,映在月光下格外森冷,女子将枪塞进了手包。

  况乐然将心提起,口张了又张。

  这时女子微微调过身,况乐然总算看清了女子的脸。这是一张秀俏精致的脸,一身民国时的旗袍装束,红艳的绸缎料,映着月光隐隐如同流水。耳中戴着一对明晃晃的紫水晶耳珠,十指葱白细巧,上面涂满了红艳的蔻丹。

  女子含着笑,那笑却不是对着况乐然的,而是对着一个高大英雄的青年男子。

  那男子身着一身藏青色长衫,中规中矩的言行,显示出身不凡,极有教养,模糊不清的五官,上况乐然觉得似曾相识。

  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屋里,此时正与那女子有说有笑,只是那女子的笑让况乐然察觉不到一分真意,一想到手包里的枪,况乐然顿时明白,女子想杀了这个男子。

  “小心!她要杀你!”况乐然忍不出脱口而出。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